<address id="fvdd9"></address>

    <form id="fvdd9"><nobr id="fvdd9"></nobr></form>

    <form id="fvdd9"><nobr id="fvdd9"></nobr></form><address id="fvdd9"></address>

    采花椒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殷著虹 發布時間:2022-01-24 15:16:32

    農歷六月,走進香格里拉市三壩鄉哈巴村,紅艷艷的花椒掛滿了枝頭,一陣陣花椒香味撲鼻而來,令人心曠神怡。   

    哈巴村地處哈巴雪山東南腳下,這里種植花椒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清末時期。據史籍記載,四川漢源的花椒,在古代被稱為“貢椒”,自唐代元和年間就被列為貢品,迄今已有一千多年。從四川遷徙到哈巴村的人們,也把漢源花椒的種子播種到哈巴雪山腳下。有著漢源基因的紅花椒在哈巴村生根開花,結出了果粒圓大、顏色丹紅、肉厚皮皺、光潤亮澤的豐盛果實。

    花椒是烹飪菜肴不可缺少的調料,在川菜中,更是缺花椒不可。川菜兼百味,百味麻為先,獨酌或聚飲,麻是味中仙?;ń菲焚|的好壞,是川菜地不地道的關鍵。而哈巴村的紅花椒以其麻味厚重、馨香濃長、辛芬性溫、氣醇清飄受到省內外客商的青睞,因此,哈巴村花椒的價格也連年攀升。哈巴村人不斷優化花椒的種苗,以提升花椒的品質,還探索出了花椒樹下種植山芋和放養家禽的立體化種植養殖模式,使得連片的花椒樹成為山鄉的生態產業林。

    沿著阡陌穿行,遇見一對正在采花椒的夫妻,男主人和我嘮起了家常,他說:“花椒不僅是一味調料,還有藥用功效?!睜柡?,我查閱了《神農本草經》,書中還真有花椒入藥的記載:“主邪氣咳逆,溫中,逐骨節皮膚死肌,寒濕痹痛,下氣?!崩顣r珍的《本草綱目》也載有:“花椒堅齒、烏發、明目,久服好顏色,耐老、增年、健神?!?/p>

    唐代學者劉子翚的《花椒》中寫道:“欣忻笑口向西風,噴出元珠顆顆同。采處倒含秋露白,曬時嬌映夕陽紅。調漿美著騷經上,涂壁香凝漢殿中。鼎餗也應知此味,莫教姜桂獨成功?!痹撛姴粌H道出了花椒一顆一顆的樣子,還道出了花椒入菜的獨特風味。

    “喜鵲喳喳樹上叫,叫得人人心花放;哥有情來妹有意,采摘花椒上花轎?!边@是哈巴村人采摘花椒時愛唱的民歌。我們能從詞中感受到,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豐收的喜悅,而那紅滿枝頭的花椒,不正是火紅年代的寫照嗎?在花椒豐收的日子里,心靈手巧的妹子總能避開花椒樹上的刺矛,采下花椒裝滿籮筐;體格健壯的阿哥總有使不完的力氣,挑起沉甸甸的籮筐,一趟又一趟往返晾曬場和花椒林之間,讓花椒的芬芳彌漫整個村莊。

    沉醉在采摘花椒的歌聲里,不禁讓我聯想起明末鼓詞作家賈鳧西寫過的一首詩:“最熱不過三伏天,頭戴斗笠汗透衫。顆顆美人羞赧色,針刺手麻放一邊?!鄙嚼镛r家采摘花椒的情景躍然眼前,道出了賈鳧西熱愛山鄉的情感,留給后人情絲纏綿的鄉愁。

    在哈巴村,只要有親朋好友來訪,好客的村民總會用美味的麻辣家常菜招待客人,那熱氣騰騰、味道獨特的山鄉肴饌,總會讓人垂涎欲滴,食之難忘。

    責任編輯:澤仁拉姆

    上一篇:一片“兵心”在玉壺

    下一篇:

    小屁股趴着后进爽

      <address id="fvdd9"></address>

      <form id="fvdd9"><nobr id="fvdd9"></nobr></form>

      <form id="fvdd9"><nobr id="fvdd9"></nobr></form><address id="fvdd9"></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