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vdd9"></address>

    <form id="fvdd9"><nobr id="fvdd9"></nobr></form>

    <form id="fvdd9"><nobr id="fvdd9"></nobr></form><address id="fvdd9"></address>

    文 友 情 緣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殷著虹 發布時間:2022-02-07 10:14:16

    2020年春節,我寫了一篇題為《鐘鼓樓下的阿八爺》的文章。阿八爺曾是鶴慶縣城鐘鼓樓下做紙花的一位手藝人,他的手藝高超,做出的紙花能以假亂真。少年時,我在鶴慶讀書,時常遇見阿八爺做紙花,給我留下了深刻的記憶。我與阿八爺非親非故,他和我也并不相識,但隨著我年紀漸長,少年時的往事總會不斷涌上心頭,于是我寫下了這篇懷念阿八爺的文章。這篇文章寫好后,我很快就把它發給了《迪慶日報》的編輯。2月12日,《迪慶日報》第四版頭條刊發了這篇文章,在通欄標題下還配發了一張鶴慶縣城鐘鼓樓的圖片,這無疑增添了文章的吸引力?!剁姽臉窍碌陌藸敗返陌l表,對我來說是一件高興的事,它是我在《迪慶日報》上發表的又一篇關于鄉愁的故事。這篇帶著鄉土氣息的文章隨報紙傳到鶴慶縣之后,引起了一位名叫梁波的讀者的注意,他把文章介紹給更多讀者,一時間阿八爺好像成了人們茶余飯后討論的話題,勾起了很多老人的回憶。誠然我寫的是一個久遠的故事,阿八爺也早已離開了人世。而梁波卻借這篇文章去尋找阿八爺的后人,他想找到這位手藝人的后代,了解鶴慶能工巧匠的文脈軌跡。梁波現任鶴慶縣政協委員、縣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等職,是集企業家和文學家身份于一身的熱心人。我和他也因為《鐘鼓樓下的阿八爺》這篇文章成為了文友。

     后來梁波告訴我,他們家族的人與香格里拉的藏族有著血親關系,因此他對迪慶格外關注,不僅在《迪慶日報》上發表過多篇關于茶馬古道的故事,也還關注《迪慶日報》上關于鶴慶的信息。因此當他看見《鐘鼓樓下的阿八爺》這篇文章后十分高興,特地帶著這期報紙去尋訪阿八爺的后人,并把文章推薦給鶴慶縣文聯,請他們在縣里的文學刊物《鶴慶文化》上轉載。 

    今年春節前,梁波打電話告訴我,做紙花的阿八爺姓鄒,他的孫女鄒素琴正巧和梁波是高中同學,鄒素琴看到我寫的文章后很感動,要梁波代替她及她的家人向我表示感謝,至此我和梁波算是正式相識了。之后他給我寄來他寫的《茶馬鶴商》和《鶴拓野逸》兩本書,并把我拉進了鶴慶縣作家協會微信群。遺憾的是我卻沒有自己的文學集子回贈,只好通過微信發去我寫的幾篇關于鶴慶的文章請他斧正。就在我拜讀梁波的作品和與鶴慶作家們交流的過程中,我仿佛置身于文化底蘊深厚的文獻名邦,有著一種耳目一新的感受,他們創作的許多作品都有一定的高度和深度。2021年12月11日《云南日報》“花潮”文學版頭條刊載了鶴慶縣紀檢監察干部王宏志寫的《紅色征程著華章》,寫出了紅軍長征過鶴慶的英雄詩篇。還有以何永飛為代表的一批作者,在省內外報刊上發表了多篇立意高遠、文采斐然的散文和詩歌,讓我對鶴慶文學有了更多的了解。 

    我非常慶幸《鐘鼓樓下的阿八爺》這篇散文把我帶進了鶴慶作家的圈子,讓我在學習氛圍濃郁的鶴慶縣作家微信群內感受到了別樣的寫作樂趣。在拜讀他們的作品時,我也了解并學習到了他們的寫作方式和技巧,讓我今后能夠更好地寫出迪慶的故事、鶴慶的故事。

    責任編輯:朱芊羽

    上一篇:香格里拉的那一抹紅

    下一篇:

    小屁股趴着后进爽

      <address id="fvdd9"></address>

      <form id="fvdd9"><nobr id="fvdd9"></nobr></form>

      <form id="fvdd9"><nobr id="fvdd9"></nobr></form><address id="fvdd9"></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