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vdd9"></address>

    <form id="fvdd9"><nobr id="fvdd9"></nobr></form>

    <form id="fvdd9"><nobr id="fvdd9"></nobr></form><address id="fvdd9"></address>

    【南網杯?永遠跟黨走】老黨員趙鶴卿:投身革命 無愧于心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張錦明 和泰君 楊濤 李佳佳 發布時間:2021-09-18 11:13:35

    8月28日下午,記者走進香格里拉市金江鎮車軸村文化二組,在村莊中間,一棟土基青瓦木結構房屋映入眼簾。大門的左側,一面國旗迎風飄揚,右側的土基墻面上,用石灰粉刷的“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共產黨的領導!”16個字保存完好。

    “這家曾經住過一個排的紅軍,今年92歲高齡的趙鶴卿是見證人,他就住在隔壁?!苯鸾偽幕驹鹃L張立國說,“現在,見過紅軍的老人大多已經過世了,趙鶴卿老人聽力不太好,但視力不錯、也能說話,你們可以把想問的內容寫出來請他講?!?/p>

    趙鶴卿老人滿頭銀發,身穿藍色中山裝,腳穿布鞋,滿臉笑容,為我們講述了紅軍過江、自己參加革命和從事教育工作的往事。

    “我生于1929年11月,能夠見到紅軍,是我一生引以為榮的事情?!壁w鶴卿說。

    1936年4月25日,紅二、六軍團18000人在賀龍、任弼時、肖克、王震等首長的率領下,從麗江石鼓至巨甸一帶,北渡金沙江進入中甸縣金江、上江一線。當時,趙鶴卿剛剛7歲,至今他還記得村里人說紅軍來了,會抓壯丁、搶人搶糧,讓大家趕緊躲起來。但因為當時他家正在蓋房子,擔心下雨會沖垮土墻,全家就沒有躲。有一天,趙鶴卿家突然來了幾個穿著草綠軍裝、扛著槍的戰士,說他們是從湖南來的紅軍,是窮人的隊伍,路過這里是要北上打日本侵略者?,F在肚子餓了,來跟老鄉買點吃的。那幾位戰士看著很面善,說話也很客氣,不像是壞人,于是趙鶴卿的家人就進廚房燒火,做了一些臘肉、豆腐和玉米飯給他們吃。當天晚上,紅軍一個排的戰士在他家草樓上抱了一些稻草,鋪在土墻邊、空地上睡著了。第二天一早,戰士離開前還拿出6塊大洋給趙鶴卿的父親,感謝他準備的飯菜。在那之前,趙鶴卿從來沒有見過那么多錢,6塊大洋在當時可以買一頭耕牛了。

    “連續3天,紅軍從對岸橫渡過來,絡繹不絕沿江而上,翻越雪山向北而去。從此,我就常常想著,這些人什么時候再來啊?!壁w鶴卿說。

    紅軍播下的火種在金沙江畔不斷燃燒。1947年,中共滇西北地區工作委員會在金江鎮建立了中甸縣第一個紅色政權——金江特區人民政府,動員群眾鬧革命、鬧解放,在進步青年中發展“民青”成員,在農民中發展“農抗”會員和“婦聯”成員,在壯大黨的外圍組織基礎上,發展第一批地下黨員。1949年初,受革命運動的影響,趙鶴卿一邊教書,一邊報名參加了“民青”組織,參與地下黨工作。當時金江一線還處于國民黨統治之下,風險無處不在,從事地下工作的同志日夜奔走,各方面聯絡,通報情況,既要大膽行動,又得隱藏身份。

    為了保衛勝利果實,與地主武裝作斗爭,地下黨開始發展自衛隊,趙鶴卿又報名參加了車軸、士達等村聯合組成的車士達自衛隊,成為年齡最小的隊員。當時自衛隊沒有像樣的武器,除了紅纓槍、斧頭,只有一支漢陽造的槍。在槍少人少的情況下,自衛隊與地主反動派武裝進行了堅決的斗爭。

    1949年7月,自衛隊遭到反動武裝包圍,形勢十分不利,于是決定先撤過江,與麗江直聯隊會合?!澳菚r因為我年紀小還不會開槍,就主要負責后勤工作,為隊伍做飯送飯、搬運糧草雜物等。我的耳朵就是當時槍彈震傷的?!壁w鶴卿說,“我們剛渡江沒幾天,我黨的正規部隊就來了,我們配屬編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滇桂黔邊縱第七支隊33團8連?!?/p>

    1949年11月上旬,盧漢令汪學鼎統率馬隊與德欽、維西土司相配合,圍剿金江特區,一路氣勢洶洶地殺過來。趙鶴卿所在的部隊堅守石鼓,阻擊汪學鼎、魯茸汪堆、汪曲批等反動武裝。部隊在石鼓沿街山頂上布置了迫擊炮,打退敵人3次進攻,打得汪學鼎部人仰馬翻,匪徒叫喊著潰逃了。戰斗結束后,部隊共繳獲騾馬17匹、槍支20多支。這次戰斗使敵人南北夾擊的陰謀破滅。

    當時,七耀祖部去圍剿搶掠維西、蘭坪,被7支隊31團打敗,七耀祖殘部翻山自橋頭溝而來,想與汪學鼎部會合。趙鶴卿所在連隊奉命急行軍連夜趕到長腳寨設伏。經過一天的山地戰,打死匪徒20多人,繳獲騾馬8匹,消滅了這股殘部。

    這些戰斗結束后,組織通知,各回各家,參加地方政權建設和重建家園工作。趙鶴卿被分在車軸村公所當文書,還代理了兩個月的村支部書記,當時人們都叫他“娃娃”書記。后來因為趙鶴卿在麗江師范學校讀過書,是當地為數不多的知識分子,學?;謴蜕险n后,他被派到學校當教員,這一教就是35年,后來在中甸縣第二中學離休。因為戰爭原因,趙鶴卿的黨組織關系丟失很多年。1986年,時任車軸村黨支部書記李濤對趙鶴卿說:“你是老革命,可以考慮重新入黨,為基層黨的建設貢獻力量?!边@句話點醒了趙鶴卿,他重新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再次成為了黨員。

    因為長期從事教育工作,趙鶴卿多次受到上級表彰。1993年9月獲得省教委、省人事廳等單位聯合頒發的“在教書育人的崗位上辛勤耕耘三十年以上、為人民的教育事業作出了貢獻”榮譽證書,1995年8月獲得中共云南省委、省人民政府頒發的“為邊疆的解放和建設作出了貢獻”榮譽證書,2005年5月獲得迪慶州老干部書畫詩詞協會、香格里拉縣金江分會頒發的第二屆書畫展一等獎,2016年9月獲得教育部、人社部頒發的“從事鄉村教育工作滿三十年、為我國鄉村教育發展作出積極貢獻”榮譽證書。

    “我老伴去世后,我一邊教書,一邊做點農活,把幾個子女養大成人?,F在,我的幾個孩子有的考上了北大,有的當了工程師,還有的成為部隊的干部。我從小參加革命工作,不算是英雄,但可以算是革命家庭。我的一生沒有虛度光陰,沒有辜負黨和人民的期望?!壁w鶴卿說。

    臨別時,趙鶴卿老人的兒媳婦、香格里拉市民族小學退休教師王惠春麻利地拿出紙筆,老人揮毫題寫了“共產黨萬歲、紅軍萬歲”幾個大字。這幾個字不僅代表著老人的心聲,也是老人一心一意投身革命的見證。

    責任編輯:和建蕓
    小屁股趴着后进爽

      <address id="fvdd9"></address>

      <form id="fvdd9"><nobr id="fvdd9"></nobr></form>

      <form id="fvdd9"><nobr id="fvdd9"></nobr></form><address id="fvdd9"></address>